D109杜甫五古《泥功山》读记

杜甫五古《泥功山》读记 (幼溪西) 泥功山 朝走青泥上,暮在青泥中。泥泞非暂时,版筑劳人功。 不畏道途永,乃将汨没同?白马为铁骊,幼儿成老翁。 悲猿透却坠,物化鹿力所穷...


杜甫五古《泥功山》读记

(幼溪西)

泥功山

朝走青泥上,暮在青泥中。泥泞非暂时,版筑劳人功。

不畏道途永,乃将汨没同?白马为铁骊,幼儿成老翁。

悲猿透却坠,物化鹿力所穷。寄语北来人,后来莫匆匆!

杜甫一家过了积草岭(焦山梁)后面对的是泥功山。这座古山最高峰2016米,自南北朝以来没改过名。《元和郡县图志》:“成州,同谷。下。…本属陇右道,贞元五年(789)节度使厉震奏割属山南道。今于同谷县西界泥公山上权置走成州。”(贞元五年后,泥功山为成州州治五十众年。)《成县新志》:“泥功山,县西北三十里,上有古刹,峰峦突兀,高插青霄。周围数十里,林木丰蔚,鸟兽繁众,采猎者无虚日。氐(dī)人杨灵珍据北,归牧于齐。唐贞元五年,权置走成州。咸通中,成州刺史赵鸿诗云:'立石泥功状,天然诡怪形。不曾私祸福,终不费丹青。’”杜甫当然不需爬到山顶。杜甫走的是“泥功山垭豁”的一条泥泞不堪的古道。

朝走青泥上,暮在青泥中。泥泞非暂时,版筑劳人功。

青泥:青暗色的泥。

版筑:版和筑;筑土墙;土墙;泛指土木营造。《孟子-告子下》:“傅说举于版筑之间。”《汉书-英布传》:“项王伐齐,身负版筑。”《岳州走郡竹篱》(唐-张说):“版筑恐土疏,襄城嫌役重。”《二公亭序》(唐-欧阳詹):“台烦版筑,榭添栏槛。”《同王员表陇城》(唐-钱首):“三军版筑脱金刀,黎庶翻惭将士劳。”

《书-说命》:“傅氏之岩,在虞虢之界,通道所经,有涧水坏道,常使胥靡刑人筑护此道。”

大意:早晨走在青泥上,天暗了还在青泥中。这边常年泥泞非暂时,解决这边的泥泞要费不少人造。

不畏道途永,乃将汨没同?白马为铁骊,幼儿成老翁。

汨(gǔ)没:占有;沉沦。《遭风》(唐-元稹):“浸淫沙市儿童乱,汩没汀洲雁鹜(wù)悲。”《寄李十二白》(唐-杜甫):“声名从此大,51av直播在线汩没一朝伸。”《送李冀州》(宋-苏舜钦):“不为膏粱所汩没,直与忠义相沉浮。”《江南杂题》(唐-张祜):“汩没非兼济,终穷是独醒。”

铁骊:暗色如铁的马。《礼记-月令》:“乘玄路,驾铁骊。”《三月三日华林园马射赋》(北周-庾信):“繁弱振地,铁骊蹋空。”

大意:全家人不怕路途迢遥,今天要一首占有在这烂泥中?白马身溅青泥成暗马,幼儿满身青泥似老翁。

悲猿透却坠,物化鹿力所穷。寄语北来人,后来莫匆匆!

悲猿:指凄清的猿啼声;指哀号之猿。《登临海峤…》(南北朝-谢灵运):“秋泉鸣北涧,悲猿响南峦。”《峨眉东脚临江听猿…》(唐-岑参):“悲猿不能听,北客欲流涕。”

透:本意是跳。《说文新附》:“透,跳也。”《南史-后妃传下》:“妃知难免,乃透井物化。”《敦煌变文集-伍子胥变文》:“遥见抱石透河亡,不觉失声称寃枉。”《钓竿篇》(唐-沈佺期):“避楫时惊透,猜钩每误牵。”

匆匆:急急忙忙。《聊作》(南北朝-何逊):“匆匆昨不定,负杖出蓬蒿。”《秋思》(唐-张籍):“洛阳城里见秋风,欲作家书意万重。忽恐匆匆说不尽,走人临发又开封。”《送客之杭》(唐-牟融):“西风吹冷透貂裘,走色匆匆不暂留。”

大意:像猿要跳过烂泥,却悲悲地坠入泥中。像鹿要奋力前走,最后照样力气用尽。寄语后来的北方客,要过此路千万庄重。

杜甫过泥功山走的是一条烂泥道。能够这条烂泥道很长,杜甫一家跋涉了镇日。这边的烂泥并非未必下雨导致,很能够常年这样,也不是容易治理的。杜甫说,吾们一家从华州到秦州又从秦州到同谷,山高水远仆仆风尘都过来了,现在要占有在这青泥中?你望白马已成暗马。幼儿子像是个暗老头儿。不息在叫苦的两个女儿像猿猴相通跳来跳往,最后跌入泥中。物化用力气推车的大儿子也耗尽了力气。这路也太难走了!劝告北方来的宾客,照样绕道吧,这条路太泥泞太难走,选择此路务必庄重!读此诗感觉杜甫在疑心本身选择的路:吾的选择是不是太匆忙了?吾答该来同谷吗?答该来秦州吗?答该辞官华州吗?…

这首诗题现在是《泥功山》,写的却是泥功山中的一条泥巴路。杜甫为什么不写泥功山?由于杜甫根本没上泥功山,而对这条泥巴路影响太甚深切。就像《石龛》相通,杜甫没上石龛,只是“驱车石龛下”,影响深切的是一位石龛下的“伐竹者”。

相关文章